隆老出道10週年-Year 4 搖滾野台第二年-

在前一年就找個時間做摔角社最後的集社,反正這樣下去也沒什麼意思

自己一個人也不能練習到什麼東西,場地也只是軟墊而已

有時看到社團沒半個人,加上打完工,直接就躺在軟墊上睡了起來

社團也成為名存實亡的組織,一人社團也不能幹嘛,頂多去別的社團串串門子

然後再請其它社的社長來摔角社串串門子,因應當時的社團考核評鑑用

也由於沒辦法立即停社,因為沒有不可避免的因素,否則會被記過之類的處份

所以一直等到畢業才算正式的消失在學校裡

 

後來在自己的摔角網站發了牢騷,還是有很多朋友的鼓勵

http://wrestler.idv.tw/forum/viewthread.php?tid=210&extra=page%3D1

不過,摔角社的過程,仍是我當學生時期最美好的回憶

記得有一次,日本女摔的下田美馬跟西尾美香選手來台灣

不過好像沒有辦比賽,是去接洽一個台中婚紗展活動

剛好我也離台中很近,就跟Azrael、破仔等人一起過去和他表演

那時的主題叫比武招親,誰打得贏女摔選手,就可以把他娶回家

一般人應該都會想,[誰打得贏啊!!]

後來在後台裡下田選手跟西尾選手透過翻譯,在待會的表演會做出哪些招

然後我們怎麼去配合他就可以,日本摔角選手比賽也是很注重對手配合這件事

畢竟如果沒有配合好,有時候雙方都會因此受傷

後來我是挑了西尾美香對決,因為他那時算剛出道一兩年

看起來比較好對付,下田美馬會鐵椅攻擊的留給破仔就好(奸笑)

上了場之後,其實不然,職業的果然不一樣,招招紮實,摔在軟墊上更是讓我快要支離破碎

當然,我怎麼能忍得住這一口氣,也給西尾選手一發過肩摔,全場觀眾大振奮

但整場也只摔他這一招XDDDDDD,最後就被他勒頸,拍地投降

不過被女摔選手全身包住的感覺還是很幸福~~

 

這篇是那時的心得,不過是惡搞版,看看就好~

http://wrestler.idv.tw/forum/viewthread.php?tid=229&extra=page%3D1

這一年還是有陸陸續續在幫忙IWL南區的發展

但IWL的共同練習就較少參與了,算是退出一級戰線

也就沒參戰這一年的比賽

開始將重心慢慢轉向自己的課業,畢竟要升上大四

有所謂的論文專題這難搞的東西

熱忱一直是存在著的

只要剛好有時間就會去隔壁學校練練柔道,到南區和新人對練

也在IWL第二次野台搖滾大會協助

由於沒有安排比賽,安德烈和田等人也讓我上場當裁判

當裁判有時比當選手有趣,選手在比賽時有時可以晃神一下

裁判的注意力反倒要特別集中,更是選手在場上最直接看到選手的健康狀態的人

如果發現受傷或眼神不對勁之類的情節,要立刻終止比賽

一方面也是保護選手,雖說摔角是種表演,還是會有很多意外發生

 

上圖就是擔任IWL第二次野台大會的照片

黑白條紋衫是畢業旅行去綠島買的,這件衣服還很有意思

上面還寫著什麼看海的日子,大哥的故事之類的爆笑標語

有時第一次上場的新人難免會緊張

在讀秒時還要偷偷跟他講放輕鬆一點,摔角其實就像打架一樣,氣勢要拿出來

要不然上了場不知道要幹嘛的情況下,也是很尷尬

不過大家還是很平安的結束這次的大會,台灣摔角又向前邁了一大步

之後半年幾乎就算半脫離的狀態,王道摔角網也常有小白鬧版,無心管理

暫時就在首頁發出關站啟示,[謝謝大家的支持,王道摔角一直在大家的心中]

現在想想,也都只不過是我想放棄摔角夢想的藉口而已

後來IWL陸陸續續加入了許多新人,像藍面、維力麵、鬼魂等現在TWT的選手

是在那時加入的,這些後起之秀實力更是驚為天人,當然也沒什麼需要我回去幫忙之類的工作

也因為是半脫離狀態,跟本沒和這些人見過面

直到後來幾年IWL分裂脫離出來,才認識這些戰友

隔一年,就專注在畢業的問題和兵役,看電視幾乎很少轉到摔角頻道

轉看霹靂布袋戲XDDDDD(這裡頭又有很特別的故事,跟摔角沒關,所以先不提)

也就開始我摔角青春空白的一頁。下一集,我對摔角的心涼

分類: 摔角10年回憶錄。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