隆老出道10週年-Year 3 摔角研習社&搖滾野台-

2003年,算這10年來,我對摔角投入最多心力的一年

明知道得到的成果會不盡理想,不論如何還是要拼拼看

摔角在台灣這件事,是一直以來被人潮笑的夢想,也正因如此,才有去實現的價值

首先,年初來到的正是IWL最後一場軟墊摔角,第三次在台中的活動中心舉行

對手正是摔角社最強社員-藍寶

 

那時集社的時間都是在星期三的下午,學校各科系比較沒排課

給學生的社團時間,場地也就剛好選在學生宿舍中的空地,學生都稱做”愛的小屋”

不過絕對沒有BL情結,我也絕對不是GAY

由於練習時間比較多,也去友校的柔道社加強基礎訓練,整場比賽打起來

比前幾場的亂打來得好看一些。藍寶算是有很有天份的選手,也不斷加強自己的體型及肌耐力

算是台灣版的棚橋弘至!!

隨著網路的大力宣傳,當天來了很多觀眾,算是IWL成長的一個證明

 

好,換我出場了,這回又是黑道裝,因為當黑道是我小時候的夢想(誤)

隨著黃西田的英雄入場曲,即將在最後一次軟墊摔角比賽

心雖不捨,但仍要走過這一遭

 

好的,比賽開始了,因為有時間用社團時間練習,所以在打法跟節奏上加強了許多

所以出現過去許多以往不曾出現過的招式

畢竟是危險的軟墊摔角最後一役,當然更要全力以赴

比賽進入末盤,藍寶給了我一些劈擊後,我也順勢帶上肘擊

就在藍寶一轉身後,切入了新招式,變型岩石落炸彈摔(後來自稱為男性的本領)

之後藍寶隨即失神,當時真的有點意外,畢竟這招是沒講好的

而且又砸到離地板只有2~3公分的軟墊,職業摔角手也會受傷的

後來藍寶漸漸恢復意識,虛驚了一場

不過大家還是不要學,畢竟還是有受過柔道的基本訓練

一般人隨便亂玩可是很危險的

Don’t Try This At Home

去年野台搖滾表演因颱風取消,今年還是有機會表演,大家也因此開始加緊練習

人還在南部念書的我,也積極開發南部地區摔角

3月多的就陸續規劃南區摔角研習營

分別在4月,5月,6月的月底,猛虎也協助尋找到台南有名的道場-羅漢堂

裡面的師父更是樣樣精通,南拳北腿,角力柔道拳擊,無一不精,不一不曉

個個像極了星爺電影的火雲邪神

 

雖然練習的地方也有軟墊,但場地較為老舊

也和練太極氣功的師兄交流,力氣雖屢屢被化掉,但仍被讚揚有不錯的力氣

後來加入的新人有尖刀,阿奇等人

使得南區喜歡摔角的朋友有個很好交流的活動

 

這一集故事好像有點長,我在前面說過,這年算投入比較多心力的一年

不論IWL摔角聯盟、王道摔角網站、摔角社、南區摔角活動

有時假日南北奔波,時間金錢都花在這上面

值不值得?

這樣回答好了,能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,就沒有所謂值得不值得的問題了

到了暑假,便是大家最期待的野台摔角

由於暑假還在學校接工讀,比賽前比較沒時間和大家參與集訓

比賽的對手好像也是臨時改變,記得沒錯的話應該是 隆老&尖刀 vs 木炭&龍馬

那是木炭和尖刀都是新人,但比賽一點都不含糊,後來過程我也忘記了

畢竟我這邊沒影片,只知道龍馬很難摔,所以很多摔技都是木炭在吃的XD

 

後來被亂入打到擂台外,我也無力回去救尖刀,我們這組就輸了XD

這張照片就是我被打趴到外的照片

我後來在當兵時把這張貼到莒光作文簿後面的相片頁

被當時的士官長講說是不是在夜市兼差做乞討(苦笑)

 

擂台上,擂台下,都是不同的世界

要在擂台裡面才能體會到摔角的醍醐味,這是當摔角迷感受不到的

相對的,摔角選手付出的代價是非常非常的大,職業的更是要訓練好幾年才能順利出道

以摔角世界的階級來分,我們都只不過是新兵戰士而已

也許是在這一年一下次做太多了,成果也不如預期

多少難免有點失望,在今年接近尾聲時,就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

之後就未曾在IWL出過比賽,直到隔年野台幫忙協助裁判一職。

那麼,留到下一集說吧……..

分類: 心情故事。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